您好,欢迎来到开封旅游网!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开封旅游资讯 >> 住在开封 >> 寻梦阳光湖
门票、租车、线路、接机、导游服务热线:0371-22888811
寻梦阳光湖
发表时间:2016-04-15 来源:www.zhuna.cn 浏览量:0

开封素有“北方水城”之称,宋代开国皇帝赵匡胤把汴河、蔡河、金水河誉为东京开封的三条御带;今人则把包公湖、龙亭湖、铁塔湖称为今天开封的三大水系,其实,开封还有一大水域,却被人忽略了,它就是阳光湖——老开封人口中的四方坑。也许会有人说:“不就是个坑吗,称不上什么水系。”可话又说回来,包公湖、龙亭湖,老开封也曾叫过它包府坑、龙亭坑,正是这些坑,成就了今天的“开封水城”。

四方坑——阳光湖

四方坑——阳光湖位于我市东北隅,它东起东城墙,西至内环东路北段(原惠济河北段东岸),南起阳光街北(阳光小学后操场北),北至河南大学老校区、明伦街南;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有人步量过,都是500多米,东西略长一些,总面积接近28万平方米,基本上呈四方形,故人们过去都叫它四方坑。

四方坑的西岸,今天的内环东路,在没有改成暗渠的时候,东棚板街东口与延寿寺街东口各有一座桥,东棚板街口的是木桥,延寿寺街东口的是砖桥,俗称大桥。大桥西侧,开封刚解放的时候,还有好几个小坑,现在都盖上了房屋,小坑都不存在了。

四方坑怎么变成了阳光湖?这要从与坑南毗邻的阳光街说起。

阳光街,清代时因街中有一座眼光庙,被称为眼光庙街。辛亥革命后,庙毁,改称光明街。街名虽改,未失当年人们建眼光庙,盼光明之原意。因宋门里也有一座眼光庙,其位在南,故这里称北光明街。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又恢复了眼光庙街原名。1965年再改,始名阳光街,既保留了眼光、阳光的谐音和盼光明的原意,又有进一步的发挥,人人称好,很快就叫开了。

阳光街东起东三道街,西至内环东路北段,东西走向。原来的眼光庙——后来改建的阳光街小学,原在该街西头路北,惠济河改内环路后,学校大门改在了内环路上(路东),路宽了、行人多了,阳光街——特别是阳光街小学的牌子开始引人注目,紧紧与它毗邻的四方坑,也就有了“阳光湖”这个响亮的名字。

四方坑的形成和传说

四方坑的形成,史无记载,但它应该是和开封城墙四角及沿城墙附近多坑一样,是历代就近取土烧制城砖,加上历年水患,积水所成。当然也不排除附近居民所说的“挖煤土”所造成的,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四方坑的西岸,即是原惠济河的东岸,据说二者之间水下有涵洞相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惠济河再通过东、西棚板街的地下暗道,就应该是和龙亭的潘杨二湖也是相通的了。不过这还只是个不确定数,可以确定的是,四方坑过去和铁塔湖之间原是有一条不宽的水道相通的,只是在开通明伦街东头城墙——那个一直被叫做“明伦街路口”的城门时才被填没,成了一个没有源头的“坑”。

有趣的是,四方坑东南角上有一片小陆地,水涨水落,它始终浮在水面上,没有被淹没过,因为它形状圆圆的,百姓叫它“老鳖盖”。孩子们说它是四方坑中的小岛,游泳、戏水乏了,会游到小岛上去休息、舒展一下。但另一传说却说它是一座坟——北宋名将呼延庆的坟。呼延庆打擂的故事,在开封流传甚广,这个小岛(坟堆)是不是他的坟墓,史无记载,但有人在这个小岛上发现过人骨,它是个坟的说法似乎可信。同时,四方坑形成时,不管是取土烧城墙砖,或者是挖煤土,为什么那些人都不挖它,至少可以说明,它确是一块坟地,即使不是呼延庆的坟,也是个比较有名气、有地位、有主的人的坟,可惜的是这个小岛现在已没了踪影,盖上了楼房。传说也就自生自灭,慢慢被人淡忘了。

昔日的四方坑

古老的四方坑是什么样?已无从知晓,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模样,还存在于许多老年人的记忆中,自幼生长在坑边的晓福(本文作者之一)仍记忆犹新。那时候的四方坑,不仅水面宽阔,而且水质清澈,虽说不上水清见底,但还是莺飞草长(芦苇)、鱼欢鸭叫,不仅有家养的鹅鸭游弋水面,还可以 经常看到野鸭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水鸟在水面上翻飞。岸边垂柳青青,蜻蜓、蝴蝶随处可见,这里不但是儿童游泳、戏水、捉鱼的天堂,也是大人们的好去处。他们白天在坑边洗衣服、涮器皿,忙忙碌碌;早上晨练、晚上或在岸边散步、或坐下乘凉、或聚在一起闲话家常、或拉起琴弦,唱上几段梆子、京戏,真是乐趣无穷。但最让儿童和一些人关注的是坑里的鱼。

四方坑的水,当年有多深?有人说平均大约1.5米,深处两米多,靠近岸边的水浅些,浅水中的游鱼,清晰可见,人们在岸边洗衣,常会有小鱼拱到脚下。孩子们在浅水处,围坐在一起“堵鱼”,有时也能“堵”到几条小鲫鱼什么的;大点的孩子和大人们,最多的是钓鱼,不过那时候的钓具可没现在的钓具这么讲究,从钓竿、钓线到渔钩、渔漂大都是自制的。工具尽管简陋、原始,但每次钓鱼,不论是鲫鱼、草鱼什么的,总能有所收获,这至少可以说明坑里的鱼还算丰富。其实,对钓鱼的人来说,钓多钓少都在其次,最主要的是钓的乐趣。春、夏、秋三季钓鱼,冬天坑面结冰,钓不成了怎么办?少数人不肯闲着,就开始在冰上凿洞破冰逮鱼,他们手持冰穿在冰层上用力一阵猛凿,要快、要狠、要准,很快凿透冰层,凿出一个洞来,水马上涌上来,鱼原藏在冰层下,为了透气也游上来,人就好下手,或钓或网,把它弄上来,有所收获了。在昔日那滴水成冰的日子里,你这一阵猛凿,马上浑身冒汗,热气腾腾,那种感受,没实地经受过的人,是不会体验出乐趣来的,如果再捞上一些鱼,饱了口福,那高兴的劲儿就不更用说了。

堵鱼、钓鱼、凿冰逮鱼,既满足了口福,又带来了欢乐,虽然好,但最令人感到有新鲜感,又能感到最大满足的还应该说是“扳鱼”。

“扳鱼”要用“扳网”,它主要由一个两米见方的渔网和一根三四米长的竹竿(或木棍)组成。网角四根绳集中拴在长竿的顶端,竿顶还另有一根较粗的绳,绳的另一端掌握在扳鱼人的手中。渔网中放有配好的“鱼食”,还要配放一块压网的砖石,网才能沉到水底去。“扳鱼”的最佳地址要在有流水处,鱼有顶水上游的习惯,有流水处鱼多。辘轳湾街东口正对着四方坑,那一段惠济河与四方坑之间的土堤下面有涵洞相通,有水流,正是“扳鱼”的最佳地点,水面上也经常可以见到“扳网”。再一个就是“扳鱼”的时间,最好是在夜晚、人静下来的时候。在皎洁的月光下,“扳网”人把网沉下水底,大约过三五分钟,或稍长一点时间后,只见他伸臂挺腰,迅速将“网”扳起,动作要快、要猛,将来不及游走的鱼尽量留在网中,于是他丰收了,所得的鱼,不仅仅是一钵丰盛、美味的鱼羹,更会是他一家人的衣食。趁“扳网”人觉得劳累,抽上一支烟解乏时,在一旁聚精会神看稀罕的半大孩子会请求他,让扳上一网过过瘾,但往往由于力气不够,“扳”得不够快捷,鱼跑掉的多,收获少一些,对于这一点,本文作者之一晓福就有亲身体会。一快一慢之间,网鱼的多少有明显的差别,但“扳网”人并不计较,会哈哈一笑:“这次叫它跑了,还有下一次!”正是由于这里水面大、鱼多,上世纪70年代,有单位在这里养鱼,他们往四方坑——现在该叫它阳光湖了,投放鱼苗,还在湖里筑起了几条埂,分片易于管理,湖里的鱼更多了,阳光湖也着实地风光了好大一阵子,但孩子们堵鱼、大人们钓鱼、扳鱼的却不见了。后来,养鱼的人撤走了,改由个人承包经营,再后来,个人承包鱼塘的也撤了,只剩下湖里筑起的那几道土埂,就是那时留下来的遗迹。在这以后的20多年里,沿湖周围逐渐向湖中侵蚀。先说东侧,先是从东城墙根起修起了一条路,路西盖起了房;湖之南之北同样是以土填湖建房,占了大片湖面;唯独湖西没有建房,但惠济河道改为内环路之后,随之而兴起的这一段马路市场照样也向东扩展,较前也越来越宽敞了。正如记者所报道的那样,原来近400亩的湖面,到今天只剩下不到100亩的面积了。从上世纪70年代算起,每年湖面平均缩小8亩多,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再不及时制止、挽救、改造,10年之后阳光湖将不复存在。今天的湖面,已大部分干涸,只剩下不多的几片污浊的积水……不像个“湖”的样子啦!面对今日的阳光湖,人们无奈地叹息:“阳光湖,如今只剩下了个美丽的名字。”

后记:

这篇文章,我们两个人酝酿了好长时间,希望能写出来,唤起人们对“阳光湖”的关注,文章写了一半,《汴梁晚报》连续三天(3月29日、30日、31日)发出《阳光湖,只剩下美丽的名字》的系列报道。初始,本想把这篇文章停下不写了,可仔细看看报道,又觉得我俩这篇文章中对阳光湖历史的回忆以及将一些报道未曾触及的内容写出来,对唤起人们的回忆以及今后的改造、发展或有小补,于是又坚持写完,希望能给读者提供些参考。好在记者们的辛劳没有白费,市委书记、市长对如何处理阳光湖都已作了批示,顺河回族区主要领导也已采取积极措施,给以有力配合。我们坚信,不久的将来,配合水系工程的推进和发展,阳光湖的面貌一定会有一个大的改变,重放光彩,指日可待。这篇小文,也算是为阳光湖的复兴呐喊、助威吧!

 

新手服务
诚信保障
支付方式
关于我们
服务热线
0371-22888822
在线客服:
旅游经营许可证号:L-HEN-02045 国内一类社 品质保证 - 全年无休节假日照常服务我们推荐您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 建议画面尺寸 1024*768像素
开封旅游网及河南省佳禾国际旅行社法律顾问:开封市法律服务中心宋建华律师 13937864036 ICP备案号:京ICP备09065265号-14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5220号 经营执照